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组织机构 >
如何评价FateZero
发布时间:2019-11-05 03:04:48   作者:[field:writer/]   浏览次数:766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有人不断私信我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FZ和FSN根本上的区别在哪里?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几年前的某天,开编剧讨论会的时候,我们讨论起了一个对剧本很重要,但是听起来有点中二的问题:侠道和王道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在一段不长的讨论之后,突然如同灵光闪现那样,一句话进入了脑中:虽然侠道和王道都是追求正义,但是王道的正义是追求可行性的正义的结果,也就是说,凭借王的经验,他会采用牺牲一部分小的正义(必要之恶),而成就在他看来比较重要的正义。但是侠道的正义却是追求正义本身的过程,也就是说,凭借侠客(西方称为骑士)自己的信念,他会不用任何违反正义的手段去成就正义。如果行为最终导致了不够正义的结果,那么一定是方法有问题,只要用正确的方法一定可以达成。反讽的是,虽然侠道看起来很美好,但实现的结果常常不一定比王道正义;而虽然王道看起来可以实现更大的正义,但不义手段的本身就扭曲了正义的含义。对应到士郎与切嗣,前述的这两种追求,刚好就是FSN与FZ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结局。在老虚这个FZ的故事里面,这两种精神哪个更接近正义呢?更退一步来说,追求的正义究竟存不存在呢?FZ用一个偏黑暗与严肃的方式讨论了这个问题。为了让这个讨论尽可能的具备深度,老虚塑造了一系列面对正义具有截然不同态度的群像,他让切嗣成为遵行必要之恶,情感上却极其挣扎的王道者,让Saber成为了追求正义,内心却常常怀疑的侠道者。与此同时,他让绮礼成为不相信正义存在的愉悦者,以及设置了中立旁观的吉尔伽美什与笃信王道与自己正义的亚历山大大帝,以及知道自己能力不够改变世界的韦伯,纯粹出于己意行恶的Caster御主,还有沉迷于知识探寻的时辰。在一个以是否相信正义和结果还是过程的二维轴上,他尽可能地取了广泛的坐标点。然后,在冬木市的舞台上,他让这些坐标点外化成英灵与他们的御主,互相冲突与战斗。老虚并不相信有真正的正义存在。不管何时,他的剧本都是理想主义者的墓志铭,但往深了说,无法掩饰的,却是他这个以黑深残著称的小说家,本身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只是曾经被现实伤透了心。所以,他选择让剧情进入一种对两方都具有反讽意味的否定之否定结局。圣杯的奇迹并不存在,正义无法达成,切嗣能做的就是在最大的灾难来临之前,牺牲自己一切的拥有,保持目前世界恶的现状。而当Saber给兰斯洛特最后一剑时,她说她必须要取得圣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拯救不列颠和兰斯洛特。在最终抉择的时候,切嗣的自我牺牲何尝不是Saber所秉承的骑士道,Saber的那一剑又何尝不是切嗣在面对目标之前的必要之恶呢。不过,当这场烈火吞噬了冬木市的一切,第三次失去一切的切嗣再次因为自己的必要之恶备受折磨,漫天的火海中,他除了救出这个存活的孩子,此生再也没有力量去追求童年时的正义了。我想,他把阿瓦隆放进士郎身体,并不再取出,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心灰意冷是有,但或许在某处一丝希望正在萌发。在皎洁的月光中,两父子坐在庭院里,切嗣眼光里有他曾经没有的温柔,他对士郎说,小的时候,自己曾经想过要成为正义的使者。他没有想到的是,士郎如同当年的Saber一样,真的单纯的相信着自己正义伙伴的信念。当年的切嗣一口否决了Saber的理念,但这次在士郎面前,他并没有说什么。或许,这种天真的眼神也可能是一丝希望吧?第四次圣杯战争落下帷幕,FZ的故事已然结束。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线上,已经从老虚的行必要之恶的无奈,传到了蘑菇的对坚持正义之人的颂赞。切嗣死去,他正义的理想传递给了士郎。这个红发的,看似愚蠢的坚定智者,会否用一生甚至无限的时间,去追寻他与切嗣共同的,也是很多男(女)人童年都有过的那句简单而又沉重的理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呢?那就是另一个关于Fate即命运的故事了吧。
友情连接